楚Sir

杂食专业户,懒癌晚期患者。

[鹿方/秦方] 先到后到的爱情

一点小说明:(首先我要给阿冷太太表白!

  1. 本文中篇(如果我收得住的话...

  2. 本文HE,鹿方还是秦方不确定。反正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3. 小学生文笔,我已经差不多忘了爱情进化论的剧情了,学生党可能不太考据,如果介意请X!以及或许会涉及案子,我这种非专业人士尽量不出差错...

  4. 或许日更,或许一周两更

  5. 有大纲,应该不会弃文

  6. 方木有参考后期的原著,可能和剧版不大一样..这也是个关于秦明成长(?)的故事,或许前期可能不太讨喜..



       01-舟

 鹿飞生命里的前三十五年就像一只漂浮在汪洋大海的小舟,一个艾若曼在舟上兴风作浪。它孤零零摇摇晃晃,在落寞的无边大洋之中那样岌岌可危,随时就要沉没。

 

长达二十几年的航程中,鹿飞尝了太多暗恋的酸甜苦辣,他一面对彼此心存幻想,一边又看着心爱的姑娘芳心另许。

 

可鹿飞实在是个不愿意改变现状的人,即使时间一次又一次告诉他他们之间不可能,他还是不免自私的痴想着三十六岁的艾若曼也不曾遇到真正合适的人,然后施舍鹿飞一个兑现约定的机会。

 

于是鹿飞毫无怨言的陪着艾若曼在机场等待。

 

“总不会一直等下去。”鹿飞这样安慰自己,突然又对他的爱情充满了信心。因为心碎不断而慢慢黯淡的感情似乎苏醒过来,鹿飞也分不清楚到底是爱情作祟,还是迫不及待想为数不尽的付出讨得回报。

 

让鹿飞意外的是,丁宇扬还是出现了,以求婚的姿态把鹿飞唤回到破碎的现实,也撤去了对那只可怜的孤舟最后的庇护。

 

丁宇扬把艾若曼拽去船尾,失重的这头一点一点沉下去。

 

鹿飞就躲在人群后,指节死死攥在挎包的肩带,用力得指节都泛起白。他头一次觉得机场大厅的灯光那么亮,刺进总是藏着太多情绪的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激得再也敛不住模糊着视线的咸涩液体,于是顺着微微向下撇去的眼角滚落。泪珠好似裹着火,炽烫地烧红了眼圈,点燃了鹿飞的整颗心。

 

他觉得痛,又觉得释然。

 

擦得锃亮的皮鞋调转了方向,带着鹿飞奔离欢呼叫好的人群。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对艾若曼的热忱早就降了温,早就从多巴胺的驱使变成了一种习惯。而鹿飞恰恰就是屈于习惯的人。他是为自己无疾而终的暗恋伤心,但更多的是在停止了这场一厢情愿之后,鹿飞不知道自己要奔去哪里。

 

难道要任由迷失了航向的小舟彻底沉没吗?

 

鹿飞第一次觉得茫然时,遇到了命定的贵人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要是这次...

 

鹿飞一时难以理清头绪,他只好低头,费劲抬起无力的手腕用指腹抹去了眼窝的水痕,还来不及看清突然闯入垂下的视线中的一双泥泞的皮鞋,大臂的肉就狠狠硌在略感瘦削的肩膀,牛皮纸的档案袋和肩上挎着的包应声而落。

 

肉体清晰的痛感令鹿飞立马就将思绪从苦楚之中转移出来,他连声道歉俯身去捡脚边厚重的档案袋,被撞的人慢一步蹲下替他捡起躺在地上的深蓝色挎包。鹿飞直起背脊,自责的关切还没出口就哽在喉头,他看着熟悉的身姿立起来,那双眉眼迎接上自己的视线,与记忆渐渐重合。

 

再没见过面的这十年里,他好像瘦了很多。鹿飞难以置信的瞠大了眼眶,一时间回不过神来。手中的档案袋很快被面前的人身后不到一米的距离内站着的男人夺走,鹿飞的目光绕到穿着黑色西装面色不善的男人身上飞速打量,随即又重新对上那双探寻的又充满倦怠的眼睛,迟迟没有接过那个已经有些用旧了的,不太符合他如今年龄的稚嫩的挎包。

 

“方...木?”鹿飞没掩饰欣喜试探着说出这个在心里念了无数遍的名字,语调却不容置喙。

不是方警官,而是下意识就叫出口的方木。秦明本来就清冷的五官此刻更像是冰冻过了,甚至紧紧锁住眉头。

 

而方木显然不记得这位能准确叫出自己名字的男人,只是略显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琢磨着鹿飞通红的眼眶还没开口讲些什么话,空着的那只手就被秦明公然的攥紧,骨节分明的手锢得方木微微吃痛。

 

方木没尝试去挣开那只令他难受的手,只是略显歉意地将挎包塞进鹿飞怀里,那双记忆中总是冷淡的眼眸里的友善烟消云散,只剩下不耐烦。

 

鹿飞甚至开始不受控的猜想方木究竟是不舍得挣开,还是没办法?

 

眼看着鹿飞有要叙旧的势头,秦明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方木被动地被西装革履的男人拉着远离了鹿飞,连口都不曾开过。

 

鹿飞一时对两人的关系觉得奇怪,却来不及细想。只顾着手忙脚乱翻出手机拨出了存在于通讯录已久却从不曾打过的号码。

 

方木这次出差长达近一个月,他也与秦明一个月不曾见面。无论如何,刚下飞机的方木还是对自己的爱人充满了柔情和想念。秦明也难得带着笑意给了他一个亲密的拥抱。只是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方木就又被惹恼了。

 

秦明用另一只手松了松领带,被不断挥臂的方木折腾得有些气喘,却仍坚持着拉到同样黑黝黝的凯迪拉克旁边才站定,侧着头认真看向方木,熟悉的质问:

 

“你认识他?”

 

那种缠绕了方木许久的无力感又回到身上,只用了短短几分钟,方木仅存的一点爱意被失望浇了个灭。

 

秦明还是那个秦明,只是一个月的时间,他又怎么会主动做出改变?

 

“你又胡闹什么?!”

 

方木即使看起来瘦弱,也终究是位要追捕犯人的警察,况且秦明也并没有使出全力。他只是稍微用力便挣脱开那只常年温度偏低的手,接起了叮叮咚咚响个没完的电话。

 

“方警官,我是鹿飞。不过看起来你应该不记得我了.. 今天太匆忙了,等你有空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加个微信?”鹿飞清爽而柔和的声音顺着话筒在耳畔流转,只是讨要一个成为微信好友的权利,话筒另一端的人竟然像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听起来那么小心翼翼。就这样寥寥几句竟神奇抚平了方木焦躁的情绪。他试着平复心情让自己听上去正常些:“好,我闲下来的时候就加。”

 

方木猜测这位鹿先生或许只是曾经哪件案子的相关家属,放在平常他只会婉言拒绝,但是这次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方木答应的理由有些复杂,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是因为谁,或是因为什么。只是他挂了电话之后扭头,透过车窗看到秦明不太好的脸色,油然而生出一种报复的快感。

 

而对于鹿飞而言,这件事却在简单不过了。再一次觉得茫然时,他重逢了命定的贵人。

 

小舟的一头沉下去,另一头又浮上来了。


【爱斯基摩人怕冷】个人作品整理

我不许有人不知道我的阿冷太太,呜呜呜

爱斯基摩人怕冷:

*永久置顶*


*以便各位检索阅读~*




逸真:





秦方:





代舞:



咸沣唐:







*永久更新中*

张若昀老师在这几年来,只有吻戏没进步,照样吃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卫国相关/点梗

周卫国太有意思了,忍不住动手写篇文。cp大概是周卫国x慕容沣或者周卫国x马静安,好的梗还想不到,有太太给点建议吗!
占tag抱歉

拜求裴纶的人物性格分析

想听各位太太对裴纶的分析,我有点摸不准。
占tag抱歉。谢谢各位太太!

询问.在很久以前(?我看见过一篇科普贴

那篇科普贴大概就是科普了人类的眼睛就是机器人的光学镜头啦,xx就是能量管(咳)之类的,过了挺长时间我翻不到了,我记得贴子应该是一个经常活跃在tag的太太,希望有知道的告诉我地址或者太太的昵称谢谢!!!
抱歉占tag

关于这个cp一些想说的事情

木子七mindy:

占了tag抱歉,对于最近因为变5崛起的擎蜂cp,有一点点想说的事情。


擎蜂是我看tfp,就是变形金刚领袖之证动画的时候一直默默喜欢的cp之一,这次电影官方发了个大糖,有一种被盖了章的感觉,实在是很兴奋。我以前也画过一些图什么的,看到擎蜂一下子变热门也很高兴。


不过似乎不少喜欢擎蜂的gn都只看过电影,甚至只看过变5,而电影对于tf的扁平化塑造是众所周知的,性格比较单一脸谱化,智商下降,如果只看过电影就写文作画的话,很容易就进入误区了,比如说认为柱子比较狂暴而bbb就是个爱玩爱闹比较能打的正太之类……参照扁平化的人设来写文的话,人物一定也是扁平的。


同人里的ooc是难免的,但是既然我们都喜欢这个cp,就应该为笔下的人物负点责任,因此我建议只看过电影的gn最好去看一看tfp动画,以及最新的rid。g1太古早而且剧情捉急,但是可以帮助了解一下都有什么人物,而idw冗长还复杂,虽然我很喜欢idw漫画里有点黑的bbb,不过如果嫌长只看tfp也可以的。tfp是目前为止性格塑造最完整,剧情也比较精彩的一个动画系列。以及如果看b站版本不要被弹幕带了节奏,我觉得tfp里bbb根本不是像什么父亲的好宝宝这种人设,他除了因为不能说话经常使用肢体语言以外,是一个有担当有智谋优秀的侦察兵,战士,以及预备领袖。还有一定要注意柱子也是个很复杂的人物,但是他对生命的极其尊重和一视同仁是不变的,所以应该不存在对虎子和老威以外的狂暴柱。尤其是一定要看最后一集以及tfp剧场版里恢复声音的bbb,简直是一个苏炸天的青年好副官。我就是看了最后一集喜欢上opb的。


主要就是想说这些,还有就是电影的番外漫画大家也可以看看,可以帮助补充电影的bbb以及柱子的人设。


再补充一下,因为看到有妹子想通过电影吃tf的安利,因此稍微科普一下,初级入坑可以直接选择看tfp也就是领袖之证系列动画加上一部剧场版,后续是领袖的挑战动画简称rid,bbb主角柱子后期出场,不过略微少儿动画(虎子全是动物)。然后如果对tf世界观感兴趣了,可以开始补idw系列官方漫画,具体顺序可以搜塞联阵论坛,里面有资源也有顺序介绍。idw是变形金刚大世界观的成人向漫画,内容更深沉也更宏大,每个人物也都很复杂,是个大坑。然后,如果想回忆童年顺便吐槽可以看原初的g1,就是老动画系列加上大电影,其实我推荐大家看看g1的,因为就是因为bbb在g1是人类主角斯派克的座驾和好友,真人电影里才会延续这个设定成为主角。再然后,有一个反差很大的官方动画08版变形金刚系列,是完全不同的人设和世界观,里面的柱子哥不是领袖是个年轻的小队长,但是这版动画意外很可爱。还有日本也出过几部动画也有独立的世界观,不过日本动画一言难尽所以实在没粮了再看吧。还有姐妹篇猛兽侠。


基本上每个系列世界观都不一样,g1主要是人物介绍,idw是主世界观,真人电影加番外漫画是真人世界观简称真人世,而tfp是联合宇宙世界观,综合了idw和g1还有电影,是比较不复杂而且完整的世界观。同样属于联合宇宙世界观的还有三部曲的官方游戏系列,做的也很好,但是设定上和tfp也略有出入,理论上tfp的故事是承接单机游戏的。


喜欢过漫威和dc的gn应该更容易入坑吧,因为毕竟适应了老美那一套各种世界观乱成一团的情况。如果实在没那么多精力,单看tfp也是可以的哦。tf是个大坑,里面cp可谓五花八门随便两个机体就可以组cp,而且idw官方已经很不要脸的弄出了火种绑定,伴侣绑定这种丧心病狂的设定,所以大家完全不用担心啥了😂一般来说随缘和老福特都有粮,质量比较好的有论坛mop亲友团,transformers slash等,不过后者很难进,一般是tf比较死忠的,而且里面擎蜂不是主体,然后mop里基本是没有擎蜂的……大家想吃粮可以去随缘逛逛,或者英语好去ao3看看。


以及因为有人指出因而我声明一下,这些话并不是为大家定什么风向标,条条框框什么的,喜欢的可以当做建议,觉得无所谓无视就好。就像对待街边大甩卖的吆喝声一样,从头到尾纯粹就是建议哦。

【四副四/启副】副官视角 慎入

还记得昨儿个@上官菠萝代发的无数视角吗
原来副官的感情走向竟然是这样的你们不来看看吗!

佛爷视角
插入链接

新月视角
插入链接

陈皮视角
陈皮视角

张副官视角

我想回东北。

一片猩红之中,我看不清佛爷的脸,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我想起过去,大家的怒气越攒越多,哀怨也无处找寻发泄的出口,才会落入今日这地步。

我累了,真的累了。我想回到东北,没有所谓九门,没有那铁血手腕的佛爷,只有早练时彼此的汗水涔涔和相视而笑,只有声单纯而亲近的:启山哥哥。没有她,更没有他。

事情的爆发点,往往微不足道。我重新把那串泛着蜜光的糖葫芦递给夫人时,她却怒了,仿佛忍耐许久又难以置信透过她甜美的声线颤抖着:“张启山,你就是这般对我的!原本给我的糖葫芦,你就这样轻易随便的给了你的小副官是吗!”

我当时并不懂,为了一串糖葫芦夫人就如此生气吗?我以为在我解释'佛爷只是等夫人许久未见人影,担心这糖葫芦化了便给了我而已'的时候,夫人会谅解,可是她原本总挂甜美的笑容的一张脸怒气反而更甚。

夫人踉踉跄跄的夺门而出,她一介北平来的娇弱女子,能去哪呢。我突然晃神,由着佛爷把我带出去寻找他的夫人,我看他挺拔的背影才意识到:夫人,恐怕是早看出了我与眼前这个男人的暧昧不清。我手里那串糖葫芦,此时看起来,就像团团鲜血揉成,阴森恐怖起来了。

在解家,找到了已然醉醺醺的夫人,佛爷怒了,就像张府里那尊不怒自威的大佛,怒了的佛,更压的人喘不过气。

回过神时,我才惊觉九门中的人竟到的如此全,就仿佛所有人都好整以暇待着一场即将到来的盛宴,一场预知了结局的盛宴。

佛爷口气并不太好,料想这堂堂张夫人如此烂醉,再怎样也没了软言哄人的心情。夫人又是哭又是闹,就连那巧舌如簧的齐八爷也无从下手,佛爷耐性消磨的差不多,带着我转身就要走。

“夫人!佛爷待您真心如此,您就跟他回家吧!今日之事是日山错了,回去定当领罚。”我跪下,是真心希望这烂醉的夫人能消了气随佛爷回府去。我的职责就是要维护佛爷的利益,所以我跪,是不希望让旁人听得张府竟出了这么大的笑话从而损了佛爷的颜面。

一直隐在暗处的陈四爷先一步拽着我起身,那股子暴戾又浮现在他娃娃一般的脸上,还是如此得格格不入“他们夫妻二人吵架,你跪什么!?跟我走!”

他啊,还是这般小孩子脾性。我又怎么能同他走呢。

可佛爷却将怒火迁移上来,一掌拍掉了陈皮还抓着我的手随即又狠力扯过我的腕子将我带至身后,他说:我张启山的人,不需要你来管。

不知道是谁的酒盏应声落地,我暗暗叹口气,心里知道,恐怕是,真的完了。佛爷也许是心里乱极,不知道再怎样去管夫人的事,他拉着我的手不许我再犹豫丝毫,转身出了门。我盯着那两只交叠的手,透过他,我想起陈皮,那个陷在悲痛、诧异、愤怒之中的陈皮。

可是我不能安慰他。

罢了,我也再不愿去想今日的事情,就不如当做是一种逃脱。

闹了许久,此时天已黑透了。街上显得空旷起来。佛爷却突然止步,眼睛死死盯住我:“日山,你对我可有情?”

有情?我自然知道他指的是哪种情分。佛爷再次追问我可会离开他,我的记忆一闪而过狼狈至极的夫人,然后定格在那抹我熟悉的身影上。

有情…有情…

陈皮啊。

我看到自己抬手提人系好了披风如此回答:“佛爷,打小日山就立誓要陪您左右护您周全一世,您是我的天,我的命,我能存在这个世界的理由,我又怎会离开您呢。”

佛爷喜不自禁,也许是忽略了我对有情的回避,也许也忘了还在解语楼的他明媒正娶的夫人。他拉我回府,拉我进屋,我失措想借处理文件离开他的身侧,他却对我道:

“你今日要处理的是我张启山。”

我懂了佛爷话中的意思,我内心这般煎熬,可我却从来不忤逆他的意思,他开心…便是好的。我顺从上前,轻轻抱住我的长官,甚至还从那个曾经照过尹新月脸的镜子,看到面无表情的自己。

“日山,你真好看。”

他把我抱在床上,伸手上来解开了我风纪扣,褪去我的外衣。错了!都错了!我还是无法顺从接受他对这般隐喻的命令,也无法忘记他的夫人,和陈皮那双我无法直视的眼睛。

“佛爷,明日还有许多事要忙,我也困了,睡吧。”我阻止了长官的手,万幸的是,迎来了一夜的宁静。

或许是宁静的,我半梦半醒浑浑噩噩中,仿佛听到了房门落锁的声音。

第二日凌晨,佛爷与我早早就被亲兵打扰醒,他说:“夫人昨夜留至陈舵主的码头过的夜,今儿一大早霍三娘,二爷丫头全去了。

佛爷拉着我,饭都来不及吃,赶到了陈皮的码头。

陈皮率先冲出来,他死死拽着我的手怒吼:“张日山!你醒醒罢!他有夫人他的夫人肚子里还有他的宝宝。你醒醒,他有什么好!!?”

我一直很清醒,只是作为副官,无从选择。

佛爷急急想去看他怀了孩子的夫人,夫人要与他山高水远,各自珍重。

张启山不舍,不愿,愤懑。我知道的,我得让他开心。

再次跪下,我摘了军帽:“夫人,您随佛爷回家吧,莫要再闹。战事一过,我会离开。”

我在尽力挽回,这一切,或许都是我的错。

还未等众人作出反应,陈四爷扑上来,夺枪便对准了佛爷的脑袋。我不能失职!下意识抬腿上午一脚踹开陈皮的手,力道之狠我自己都说不清,回过神时他颤抖的手上就多了一片乌青。

霎时,愧疚,心疼一齐压上来哽住我的喉头。我想伸手去扶他,却被佛爷一手拦住了。“啪。”夫人扬手给了我一巴掌,耳鸣中我听到她说陈皮一晚烂醉,失足掉入水沟浑身湿透,听到她说我早已心知肚明但只能在心底暗暗回应的他对我的感情。

“这一巴掌,不为我,也不为佛爷。张日山,你记住,这一巴掌,只为了九门四爷,和这世上所有的…痴心错付。”

夫人平静走去,整理她的夫君有些凌乱的衣襟,说着要离开的言语。她也回头冲我歉意一笑,说我是名军人,要我保护好佛爷的安危。

这是自然的,佛爷的安全是我的职责…日山一定拼了命护他。

我恍惚了她可爱的脸,目光深深透过他,看着我心里的陈皮。

“张日山,我问你,从前你与我种种,对你来说,都是玩笑吗!”

这便是了,我想起来从前彼此对于棋逢对手的欣喜过招,然后并肩躺在他码头的房檐之上对着夜空互诉心事,我想起来他总是喜欢在我小憩时偷偷吻上来,也想起来那对我来说遥不可及的爱情。

一管枪口冲上来抵住我的眉头,陈皮眼角泛起红。

我说:“我张日山,从不戏弄任何人。”

他大概也是再不相信我对他的情,我原本想告诉他我的真心却硬生生被误会成了我从未上心。

可笑!可叹!命运捉弄,有缘无份。

我看到他闭眼,脸颊滑过的泪。他颤抖冰冷的唇再次吻上来。

枪响。

他倒在血泊里,随着我一颗已经死去的心。

我想陪他,可我是张日山。

我想爱他,可我是张日山。

我想随他同去,可我是张日山。

张家的副官要铭记一生的就是遵从,就是要保护。

我不能死,我还得空留这躯壳保护我的佛爷。

可现在就让我好好放个假吧,我不愿再去想起夫人,想起佛爷,想起带着苦涩的糖油粑粑。

我想起曾随陈皮偷听二爷唱的戏: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眼波里成灰,也去的完美。

陈皮。

b:这个微信群有人来吗欢迎新人。
占tag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