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Sir

杂食专业户,懒癌晚期患者。

[鹿方/秦方] 先到后到的爱情

一点小说明:(首先我要给阿冷太太表白!

  1. 本文中篇(如果我收得住的话...

  2. 本文HE,鹿方还是秦方不确定。反正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3. 小学生文笔,我已经差不多忘了爱情进化论的剧情了,学生党可能不太考据,如果介意请X!以及或许会涉及案子,我这种非专业人士尽量不出差错...

  4. 或许日更,或许一周两更

  5. 有大纲,应该不会弃文

  6. 方木有参考后期的原著,可能和剧版不大一样..这也是个关于秦明成长(?)的故事,或许前期可能不太讨喜..



       01-舟

 鹿飞生命里的前三十五年就像一只漂浮在汪洋大海的小舟,一个艾若曼在舟上兴风作浪。它孤零零摇摇晃晃,在落寞的无边大洋之中那样岌岌可危,随时就要沉没。

 

长达二十几年的航程中,鹿飞尝了太多暗恋的酸甜苦辣,他一面对彼此心存幻想,一边又看着心爱的姑娘芳心另许。

 

可鹿飞实在是个不愿意改变现状的人,即使时间一次又一次告诉他他们之间不可能,他还是不免自私的痴想着三十六岁的艾若曼也不曾遇到真正合适的人,然后施舍鹿飞一个兑现约定的机会。

 

于是鹿飞毫无怨言的陪着艾若曼在机场等待。

 

“总不会一直等下去。”鹿飞这样安慰自己,突然又对他的爱情充满了信心。因为心碎不断而慢慢黯淡的感情似乎苏醒过来,鹿飞也分不清楚到底是爱情作祟,还是迫不及待想为数不尽的付出讨得回报。

 

让鹿飞意外的是,丁宇扬还是出现了,以求婚的姿态把鹿飞唤回到破碎的现实,也撤去了对那只可怜的孤舟最后的庇护。

 

丁宇扬把艾若曼拽去船尾,失重的这头一点一点沉下去。

 

鹿飞就躲在人群后,指节死死攥在挎包的肩带,用力得指节都泛起白。他头一次觉得机场大厅的灯光那么亮,刺进总是藏着太多情绪的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激得再也敛不住模糊着视线的咸涩液体,于是顺着微微向下撇去的眼角滚落。泪珠好似裹着火,炽烫地烧红了眼圈,点燃了鹿飞的整颗心。

 

他觉得痛,又觉得释然。

 

擦得锃亮的皮鞋调转了方向,带着鹿飞奔离欢呼叫好的人群。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对艾若曼的热忱早就降了温,早就从多巴胺的驱使变成了一种习惯。而鹿飞恰恰就是屈于习惯的人。他是为自己无疾而终的暗恋伤心,但更多的是在停止了这场一厢情愿之后,鹿飞不知道自己要奔去哪里。

 

难道要任由迷失了航向的小舟彻底沉没吗?

 

鹿飞第一次觉得茫然时,遇到了命定的贵人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要是这次...

 

鹿飞一时难以理清头绪,他只好低头,费劲抬起无力的手腕用指腹抹去了眼窝的水痕,还来不及看清突然闯入垂下的视线中的一双泥泞的皮鞋,大臂的肉就狠狠硌在略感瘦削的肩膀,牛皮纸的档案袋和肩上挎着的包应声而落。

 

肉体清晰的痛感令鹿飞立马就将思绪从苦楚之中转移出来,他连声道歉俯身去捡脚边厚重的档案袋,被撞的人慢一步蹲下替他捡起躺在地上的深蓝色挎包。鹿飞直起背脊,自责的关切还没出口就哽在喉头,他看着熟悉的身姿立起来,那双眉眼迎接上自己的视线,与记忆渐渐重合。

 

再没见过面的这十年里,他好像瘦了很多。鹿飞难以置信的瞠大了眼眶,一时间回不过神来。手中的档案袋很快被面前的人身后不到一米的距离内站着的男人夺走,鹿飞的目光绕到穿着黑色西装面色不善的男人身上飞速打量,随即又重新对上那双探寻的又充满倦怠的眼睛,迟迟没有接过那个已经有些用旧了的,不太符合他如今年龄的稚嫩的挎包。

 

“方...木?”鹿飞没掩饰欣喜试探着说出这个在心里念了无数遍的名字,语调却不容置喙。

不是方警官,而是下意识就叫出口的方木。秦明本来就清冷的五官此刻更像是冰冻过了,甚至紧紧锁住眉头。

 

而方木显然不记得这位能准确叫出自己名字的男人,只是略显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琢磨着鹿飞通红的眼眶还没开口讲些什么话,空着的那只手就被秦明公然的攥紧,骨节分明的手锢得方木微微吃痛。

 

方木没尝试去挣开那只令他难受的手,只是略显歉意地将挎包塞进鹿飞怀里,那双记忆中总是冷淡的眼眸里的友善烟消云散,只剩下不耐烦。

 

鹿飞甚至开始不受控的猜想方木究竟是不舍得挣开,还是没办法?

 

眼看着鹿飞有要叙旧的势头,秦明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方木被动地被西装革履的男人拉着远离了鹿飞,连口都不曾开过。

 

鹿飞一时对两人的关系觉得奇怪,却来不及细想。只顾着手忙脚乱翻出手机拨出了存在于通讯录已久却从不曾打过的号码。

 

方木这次出差长达近一个月,他也与秦明一个月不曾见面。无论如何,刚下飞机的方木还是对自己的爱人充满了柔情和想念。秦明也难得带着笑意给了他一个亲密的拥抱。只是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方木就又被惹恼了。

 

秦明用另一只手松了松领带,被不断挥臂的方木折腾得有些气喘,却仍坚持着拉到同样黑黝黝的凯迪拉克旁边才站定,侧着头认真看向方木,熟悉的质问:

 

“你认识他?”

 

那种缠绕了方木许久的无力感又回到身上,只用了短短几分钟,方木仅存的一点爱意被失望浇了个灭。

 

秦明还是那个秦明,只是一个月的时间,他又怎么会主动做出改变?

 

“你又胡闹什么?!”

 

方木即使看起来瘦弱,也终究是位要追捕犯人的警察,况且秦明也并没有使出全力。他只是稍微用力便挣脱开那只常年温度偏低的手,接起了叮叮咚咚响个没完的电话。

 

“方警官,我是鹿飞。不过看起来你应该不记得我了.. 今天太匆忙了,等你有空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加个微信?”鹿飞清爽而柔和的声音顺着话筒在耳畔流转,只是讨要一个成为微信好友的权利,话筒另一端的人竟然像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听起来那么小心翼翼。就这样寥寥几句竟神奇抚平了方木焦躁的情绪。他试着平复心情让自己听上去正常些:“好,我闲下来的时候就加。”

 

方木猜测这位鹿先生或许只是曾经哪件案子的相关家属,放在平常他只会婉言拒绝,但是这次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方木答应的理由有些复杂,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是因为谁,或是因为什么。只是他挂了电话之后扭头,透过车窗看到秦明不太好的脸色,油然而生出一种报复的快感。

 

而对于鹿飞而言,这件事却在简单不过了。再一次觉得茫然时,他重逢了命定的贵人。

 

小舟的一头沉下去,另一头又浮上来了。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