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Sir

杂食专业户,懒癌晚期患者。

【启副】带我走后续⑤ 完结篇

章数不多,虐得要死

dear-林琅:


强烈强烈强烈推荐此篇配BGM食用:白静晨版 《小幸运》


一定要相信我!!!!!!


————————


张启山终是留在了长沙。


上峰十分恼怒陆建勋的失踪,却无可奈何。陈皮虽狠辣,却一点破绽都没有露。无人看到陆建勋被抓走,无人看到他被虐待,更无人看到他被抛尸荒野。


陆建勋这个人,像是活生生消失了一般。


而张启山抵死都不承认他威胁过陆建勋,更不承认他见过指示与调令。上峰也就只好派新的官员来接替陆建勋,顺势答应张启山终身驻守长沙的要求。


与其让他有可能与中央打成一片,还不如就地圈死。






日山的葬礼办得风风光光,他素来受百姓爱戴,几乎半个长沙城都来为他送葬。


解二小姐素衣散发,几乎哭成了泪人儿。张启山拗不过她,也是存了愧疚之心,让她以张日山妻子的身份主持了仪式。她虽年纪还轻,但已稳重端庄,打理一切井井有条。


而张启山,却彻底成了看客。除了跟随出殡的队伍一路延至城郊坟地,上前鞠一鞠躬,其余什么都做不了。



他早已失去了为他泪流满面的权利。







不过三日,骤然丧夫,满地悼念,红颜枯骨。馥君已然是个空壳儿了。


解九看着没几天就瘦了一大圈儿的堂妹,心中十分酸涩。可他对此毫无办法,昨儿他不过是随口一提改嫁之事,竟惹得馥君要以死明志,好说歹说才劝下来。他想着馥君这样好的年华,要为张副官守寡三年,甚至一生。这让他既有些生气又有些唏嘘。



圣人不言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






陈皮自从杀了陆建勋之后就一直躲在码头。因为陆建勋的原因全城还在搜捕他,虽然实际上已没有任何作用,但掩人耳目总是要有的。


出殡那天是他好几天以来第一次露面。





天黑以后,陈皮一个人去了城郊。


“这是你最喜欢的糖油粑粑,我用了荷叶包来的,香味都没有散。这是酒酿圆子,你酒量差,少饮一些汤汁。臭豆腐,甜粽子,糖桂花,还有外国的奶糖,你都喜欢吃,我都带了一些来。你吃吧,可不许贪嘴。”


陈皮放下一兜满满的吃食,细心地摆好,点上香,盛满酒。


烛火摇曳,他的脸在忽明忽暗里格外苍白。


他喝着酒,自说自话。可怜地像没人要的孩子,无家可归。


“日山,我前些日子不能出去,不能下斗,只好躲在码头听六哲唱戏。我也几乎都听不懂,但听到一句,我觉得特别好。”


“思君令人老,我已千百岁。”


“日山…你要张启山带你走,可谁带我走……”


“张日山!你又不能带我走!凭什么让我喜欢你!”


陈皮恶狠狠地低吼,狠命地揉着眼睛,这一个星期以来,他几乎流干了这一辈子的眼泪。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的人的荒凉的悲哀。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满腔的忠诚。


只要你爱我。


只要你还在。


我都给你。






陈皮仰头灌下最后一口酒,后面有一只手伸过来按在他的肩上,他动弹不了。


他想,是张启山的人吗?他终究还是要除去他吗?


那人的声音清亮,悦耳异常。





“陈皮,跟我回家吧,师父带你走。”






兜兜转转几回,几许山水,不如人间一场醉。








日山出殡一月以后,解二小姐剃发出家,准备与青灯古佛相伴,了却残生。


她一生贞烈,爱定了张日山便不再回头。


出家前,她去到张日山坟前拜祭。


喝了三碗酒,说了三句话。


“下一世,我要做你枕边书。


再一世,我要做你怀中猫。


最后一世,我要做你意中人。”






宿醉朦胧故人归,来轻叹声爱你。


君还记,旧影里是谁人覆你衣。







三年以后的冬天,日军已攻陷中国大片土地,长沙岌岌可危。


张启山率军抵抗,誓死保卫长沙。





世人道我恋长沙,其实只恋长沙某。


十之八九雪夜后,彻夜怀君深似愁。





张启山最近总是忧思烦扰,睡不安稳,梦见许许多多奇形怪状光怪陆离之物。其实他自己明白,自日山走后,他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他当年顽劣,肆意挥霍。如今再想珍惜已是不可能。


他渐渐活成了日山的模样,也有些爱吃甜食,也开始习惯细心顾虑。日山的影子在时间里一点一滴清晰,张启山的爱意比从前更加浓烈,更加呛人。



每一粒我的尘埃里,都有一个手持利刃的你。





可这些年的日日夜夜,他从未曾梦见过张日山。


他从未入梦来。


或许是天意,或许是报应。






张启山在战地的每一天都组织幸存军人写家书。他们都知道,战火纷飞,多活一个时辰都是上天恩赐。


张启山也每日都写,不过只是寥寥几笔,也无处可去。



写意东风句稍停,忽觉语罢寄无人。




张启山死后曾有人打开过他的家书,发现他的家书都只写给一个人。






“日山吾爱:


        见字如晤。
   
        我很好,勿念。


        念你, 爱你。”







嘿,你不必再等了,他不会回来了。


每一天,每一天张启山都这么告诫自己,却压抑不住地思念,铭心刻骨。


从前我对不住你,你爱我许多我不懂回报。可如今我在一点一滴的时间沙漏里慢慢探寻,慢慢偿还,盼你原谅我。



我一生荒芜,唯有同你一起时,笑得肆意盎然,哭得酣畅淋漓。





那天晚上,日军派兵偷袭长沙城。


布防军队奋勇杀敌,无奈寡不敌众,虽勉强保住长沙,但已死伤大半。


布防官张启山不幸中弹,生命垂危。


医药紧缺,张大佛爷心知自己已无力回天,拒绝军医医治。强撑着交代完军中事务后,叫来家中管家,嘱咐他将张府大佛三尺下的檀木盒取出,待他火化后将骨灰与盒中骨灰混合,送回东北。


管家已是张府多年老人,自然明白檀木盒中是谁,不觉老泪纵横。


张启山满身是血,躺在床上,感觉到时间正一点点带走他的灵魂,他的愧疚,他的爱意,他的民族大义。






长沙的冬天自那年起就一年比一年冷了。


张启山神情恍惚,朦胧中看见张日山穿一身军装,骑马而来,笑容一如年少时。竟清清爽爽,干干脆脆地喊了他一声哥哥。


他出声应着,却听见张日山说道:


“哥哥,我带你走,好吗?”





若未曾相遇怎会有回忆在濒死前一一从头。


只因期待过至百岁也可相守。


若这就是此生最后恳求。


请将我带走。






“……好。”


管家摸着张启山尸体放声大哭时,窗外已是大雪纷飞。


——————


感谢各位的相伴,带我走系列正式完结~感谢你们的支持与建议,是我更好的完成的动力!


感谢启副让我们凑在一起。请继续不要大意的爱他们吧QAQ


在此还想把张嘉佳的一段话送给各位:


“有人曾脱口而出,有人曾静静地看着你。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明辨是非,等我爬出悬崖,等我缝好胸膛去看你。


可是,全世界都不会等。”


与君共勉。


那么我们就下篇文见咯。


么么哒~

评论

热度(163)

  1. 楚Sirdear-林琅 转载了此文字
    章数不多,虐得要死